农机企业:客观评估疫情影响,积极行动打赢防疫战!

作者:农机通 牛家通 本站发布时间:2020年02月07日 收藏

  疫情很可怕,但比疫情更可怕的是不作为和盲目恐慌。近两天小编通过电话、微信联系了国内知名的几家拖拉机、联合收获机、农机具、核心零部件、物流企业的老板、高管以及部分专家,了解企业的防疫措施和征求他们对本次疫情的看法。笔者将以上人员表达的疫情对行业和企业的影响做了梳理呈现给大家,供大家做决策参考。

  一、准备不足的企业影响大,有准备的企业影响小

  “有备无患”的道理大家都懂,但忽如其来的疫情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农机行业没有人是未卜先知者,所以这里的准备并不是预测到危机的准备,而是正常的生产或经营准备。

  比如一些企业的销售工作前移。雷沃重工在去年10月份就开足马力生产,在11月份就开始将来年的销售工作前称,采取全授信或大比例授信的模式敦促经销商备货。这是生产企业的“阳谋”,很多企业都会这样干,就是掏空经销商的钱包和占据经销商的仓库,这样的话经销商就没有钱进货,也没有地方放竞争品牌的货,雷沃的无心插柳之举动可能会对这次度过危机有很大的帮助。

  还有一些企业周转库存充足。笔者早上电话连线的一家河北地区的农机具生产企业,该企业产品型号多,为了应对市场多样化需求,常年保持3000台的成品库存,为迎接春季行情,在春节前又储备了2000台,也就是该公司在手的成品库存有5000台,疫情危机一但解除,货运正常之后该企业马上就可以把货发到全国各地,所以疫情对这家企业影响不大。

  整体看,在年前做好了产充分准备的企业的影响小,但由于近几年农机需求的季节性特征没有前几年明显,再加之企业产能增加,所以很多企业在年前并没有储备足够的配件或装配成品,也就是准备不足的企业影响大,有准备的企业影响小。

  二、重灾疫区的企业影响大,轻疫区的影响小

  从农机制造产业分布区看,湖北省是农机生产和制造小省,在该省境内一是农机生产企业少,二是实力强、产能大的大企业少,最大的企业是湖北襄阳的东风东井,所以在湖北本地的企业受到的影响会很大,就是疫情解除的时间上湖北可能会比其它地区晚,这样的话湖北境内的生产企业和流通企业都会有影响,乐观点会影响一季度的生产经营,不出意外的话上半年都无法正常开展工作。

  目前看湖北和武汉是重灾区,但如果接下来春节过后有地方有集中的疫情爆发,这些地区的农机生产和流通个来的生产和经营活动也会受到影响,我们期望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疫情能很快过去。

  三、季节性强产品的影响大,季节性不强的影响小

  面对疫情,农机人要足够的重视,积极主动的防疫和参与到防疫战疫中去,这是农机人的责任与担当。但面对对农机行业的冲击和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农机人不能盲目慌乱,应该用结构化的思维去看待这次危机。

  比如在今天和一位企业家电话交流中,他认为危机对不同品类农机有不同的影响观点得到笔者的认同。

  他说这次疫情如何持续两到三个月的话,影响最大的应该是春耕春播的农机,比如拖拉机、插秧机旋耕机、播种机、起垄机等,主要影响是备件不足和物流不畅,如果一季度能恢复生产,二季度要使用的小麦联合收获机、水稻联合收获机、植保机等将没有明显的影响,下半年要用玉米联合收获机、烘干机等将不会有影响。

  所以说,如果我们把一件事物分解一下,用结构化的思维去分析,就会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

  四、对小企业影响大,对大品牌影响小

  一方面是综合实力,大家都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大企业家底厚,辗转腾挪的空间大,有危机政府部门、银行和母公司会“抓大放小”,优先支持大企业度过难关的,而小企业如果不能自救,就会成为主动放弃的对象。

  另一方面,大家应该都知道,久保田、约翰迪尔、东方红等大品牌在市场上的驱动力是品牌,也就是用户都熟悉,无须做很多推广活动都能实现销售,而小品牌几乎都是营销驱动型或渠道驱动型的,需要做很多推广、演示、促销活动才能完成销售目标,但现在很多地方对聚众活动都是禁止的,估计疫情过后,也会有限制或人们心有余悸,原来靠聚众效应的活动会大打折扣的,这对小品牌或新品牌影响更大。

  五、现金流不足的影响大,现金流充足的影响小

  做企业的都知道,现金是企业的血液,企业没有利润可以,但绝不能没有现金流。如果疫情在一个月以内能有好转,企业很快能开工并正常销售就没有什么问题,如果三个月内没有生产,相信绝大部分企业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据财务专家观点,公司账上的现金可用月数超过18个月,是非常安全的;超过12个月是相对安全的;超过6个月是处于危险边缘;如果只能维持3个月,是处于危机之中,需要立即裁员、降薪、催应。

  建议老板和账务人员针对现金流做好三件事:一是迅速盘点公司现在可用的现金额度和梳理短期内可变现的资产情况,预估现金流还能支撑多长时间;二是制定开源与节流关键举措及行动方案,制定运营效能提升计划;三是集中资源保住公司的主要业务和最能赚到现金流的业务,能形成正循环就能解除警报。

  六、非产业集聚区影响大,产业集聚区影响小

  国内农机企业有明显的产业集聚效应。目前形成了以山东潍坊地区为中心的“齐鲁产业集群”,以洛阳为中心的“河洛产业集群”,以苏州、常州、无锡为中心沿太湖流域的“苏锡常产业集群”,以石家庄、天津、宁晋县为中心的“京津冀产业集群”,以及芜湖产业集群、黑吉辽产业集群等,当然还会很多小微农机集群,比如重庆微耕机、双峰县米机、台州和临沂植保机等。

  据几个公司的高管说,很多地方允许2月9日或10日开工,但开工后最大的问题是运输和物流问题。

  不管是原材料、零部件,抑或是主机,运输是最大的问题,没有材料和部件就无法加工和组装,但如果在产业集聚区或产业集群内部,原材料、零部件供应和运输物流就问题不大,比如在“京津冀产业集群”的旋耕机、播种机、秸秆粉碎机生产厂家,一但开工后钢材和配件绝大部分在省内就能解决,所以能快速恢复生产;“齐鲁产业集群”和“河洛产业集群”内部配套和协同能力强,又离河北零部件基地近,所以快速恢复生产也问题不大;象黑吉辽、西北新疆、甘肃等离内部零部件供应基地远的地区的生产企业,如果在年前没有储备足够的配件,要快速恢复生产将非常困难。

  七、外包型企业的影响大,自制率高的影响小

  国内农机企业分为两类,一类是有深度自制能力的,在整机行业里东方红、常州东风、黄河金马等企业自制率很高,在插秧机行业内星月神、华创机器人等企业自制率能达到80%,旋耕机行业河北圣和、西安亚澳、河北双天等企业除原材料外,部件基本上自制。

  自制率高的企业,主要瓶颈在原材料供给上,如果原材料没有问题,他们的生产恢复的速度将很快。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从2004年实施农机购置补贴政策之后,很多新成立的企业为了抢占市场先机,大多数采取了部件外包、社会会采购的生产方式,在潍坊地区近100家大中型拖拉机生产企业,有90%完全没有自制能力,是纯来件组装企业。

  这次疫情,将对以社会会供应和核心部件外包的生产企业影响最大,身制能力强的相对小。

  八、新机影响大,二手机影响小

  疫情至少将影响到上半年的生产、发运、物流、销售、服务、收款等生产经营工作,新机的生产和交货肯定会出现问题,所以新机受到的影响最大。

  但可能绝大部分的人关注的是新机的销售,对二手机关注度不够。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任何危机的背面都是机遇。

  新机生产和销售会爱到前所未有的影响,同时由于生产成本高价格也会上涨,这会对新机的销售更加不利,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稍微关注一下二手机的话,就会发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景象。

  据行业专家的报告看,国内二手农机的保有量有2万亿元,其中大中型拖拉机有效保有量550万台,联合收获机150万台,插秧机80万台,其中的农机具、畜牧养殖、秸秆离田还田设备等保有量都很大,很多老用户也到了集中的升级换代期,2020年如果新机供给和发运受到影响,按市场规律,二手农机就要出来弥补市场供给的空缺,因为新机和二手机是竞争的关系。

  二手农机还有新机不具备的优势,比如不受销售区域的限制所以更适合于通过电商平台、快手、抖音等新媒体渠道销售等。

  所以本次疫次,可能会给二手农机提供一个从幕后走向前台的机会,随着二手机的热销,后市场的零配件、润滑油品等的销量也会被拉动。

  九、生产性企业影响大,服务型企业影响小

  时间是最大的成本,错过了销售季节只能通过后期紧追慢赶补回来,但在下行期的市场里,失去的市场机会永远就补不回来了。

  此次疫情对生产企业的影响一是有货发不到销售终端,二是没有配件和储备,再加上工人不足无法生产出来,时间成本会很高。

  但对服务性企业,比如农机作业服务组织、飞防作业大队、土地托管公司等,在农药、化肥、农机的供应上也会有影响,但相对上游生产企业会有一个时间差,因为春耕春播、插秧还有一两个月或三个月,相信一季度之后上游恢复生产,全国物流恢复正常之后,这些重要的农资供给不会成为问题。

  十、传统农机影响大,智能化、无人化农机影响小

  面对疫情,传统的拖拉机、联合收获机行业最好的作为就是不作为,这样才是配合政府防疫抗疫的最大贡献,但自动化、无人化、智能化农机可就不一样了,在这次抗疫战争中他们不是看客,也无须宅在家里,相反他们是冲在最前面的战士。

  从各种平台和媒体上可以看到,基于北斗技术的植保无人飞机正在城市、城乡结合部的街道、重点防疫区的上空日夜不停的喷洒药剂;背负式喷雾机、牵引式植保机、自走式喷杆喷雾机也在防疫战争中派上了大用场。

  一些企业也主动行动起来了,比如大疆农业响应国家号召,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及时推出了“疆军战疫”行动,设立1000万基金支持各地的飞手和飞防组织,并发布消杀指南,助力安全防疫;无锡汉和投入600万元设立“疫情联抗基金”,组织一线员工和植保飞防队参与到喷洒消杀作业中。

  这次防疫作业将给智能化、无人化、自动化农机一个全面展示和普及的机会,疫情结束后这些细分行业的发展会提速。

新闻来源地址:http://www.hsu-shan.com/
分享到:

新闻评论

暂无评论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快